服务安全

前置知识

本文涉及到 SSL/TLS、PKI、CA、OAuth2、RBAC、JWT 等概念,直接依赖于“安全架构”部分的认证授权凭证传输四节对安全基础知识的铺垫,这四篇文章中介绍过的内容,笔者在本篇中将不再重复,建议读者先行阅读。

在第五章“架构安全性”里,我们了解过那些跟具体架构形式无关的、业界主流的安全概念和技术标准(稍后就会频繁用到的 TLS、JWT、OAuth 2 等概念);上一节“零信任网络”里,我们探讨了与微服务运作特点相适应的零信任安全模型。本节里,我们将从实践和编码的角度出发,介绍在前微服务时代(以 Spring Cloud 为例)和云原生时代(以 Istio over Kubernetes 为例)分别是如何实现安全传输、认证和授权的,通过这两者的对比,探讨在微服务架构下,应如何将业界的安全技术标准引入并实际落地,实现零信任网络下安全的服务访问。

建立信任

零信任网络里不存在默认的信任关系,一切服务调用、资源访问成功与否,均需以调用者与提供者间已建立的信任关系为前提。此前我们曾讨论过,真实世界里,能够达成信任的基本途径不外乎基于共同私密信息的信任和基于权威公证人的信任两种;网络世界里,因为客户端和服务端之间一般没有什么共同私密信息,所以真正能采用的就只能是基于权威公证人的信任,它有个标准的名字:公开密钥基础设施(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PKI)。

PKI 是构建传输安全层(Transport Layer Security,TLS)的必要基础。在任何网络设施都不可信任的假设前提下,无论是 DNS 服务器、代理服务器、负载均衡器还是路由器,传输路径上的每一个节点都有可能监听或者篡改通信双方传输的信息。要保证通信过程不受到中间人攻击的威胁,启用 TLS 对传输通道本身进行加密,让发送者发出的内容只有接受者可以解密是唯一具备可行性的方案。建立 TLS 传输,说起来似乎不复杂,只要在部署服务器时预置好CA 根证书,以后用该 CA 为部署的服务签发 TLS 证书便是。但落到实际操作上,这事情就属于典型的“必须集中在基础设施中自动进行的安全策略实施点”,面对数量庞大且能够自动扩缩的服务节点,依赖运维人员手工去部署和轮换根证书必定是难以为继的。除了随服务节点动态扩缩而来的运维压力外,微服务中 TLS 认证的频次也显著高于传统的应用,比起公众互联网中主流单向的 TLS 认证,在零信任网络中,往往要启用双向 TLS 认证(Mutual TLS Authentication,常简写为 mTLS),即不仅要确认服务端的身份,还需要确认调用者的身份。

  • 单向 TLS 认证:只需要服务端提供证书,客户端通过服务端证书验证服务器的身份,但服务器并不验证客户端的身份。单向 TLS 用于公开的服务,即任何客户端都被允许连接到服务进行访问,它保护的重点是客户端免遭冒牌服务器的欺骗。

  • 双向 TLS 认证:客户端、服务端双方都要提供证书,双方各自通过对方提供的证书来验证对方的身份。双向 TLS 用于私密的服务,即服务只允许特定身份的客户端访问,它除了保护客户端不连接到冒牌服务器外,也保护服务端不遭到非法用户的越权访问。

对于以上提到的围绕 TLS 而展开的密钥生成、证书分发、签名请求(Certificate Signing Request,CSR)、更新轮换等是一套操作起来非常繁琐的流程,稍有疏忽就会产生安全漏洞,所以尽管理论上可行,但实践中如果没有自动化的基础设施的支持,仅靠应用程序和运维人员的努力,是很难成功实施零信任安全模型的。下面我们结合 Fenix's Bookstore 的代码,聚焦于“认证”和“授权”两个最基本的安全需求,看它们在微服务架构下,有或者没有基础设施支持时,各是如何实现的。

认证

根据认证的目标对象可以把认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以机器作为认证对象,即访问服务的流量来源是另外一个服务,称为服务认证(Peer Authentication,直译过来是“节点认证”);另一种是以人类作为认证对象,即访问服务的流量来自于最终用户,称为请求认证(Request Authentication)。无论哪一种认证,无论是否有基础设施的支持,均要有可行的方案来确定服务调用者的身份,建立起信任关系才能调用服务。

服务认证

Istio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采用了双向 TLS 认证作为服务调用双方的身份认证手段。得益于 Istio 提供的基础设施的支持,令我们不需要 Google Front End、Application Layer Transport Security 这些安全组件,也不需要部署 PKI 和 CA,甚至无需改动任何代码就可以启用 mTLS 认证。不过,Istio 毕竟是新生事物,你准备在自己的生产系统中启用 mTLS 之前,要先想一下是否整个服务集群全部节点都受 Istio 管理?如果每一个服务提供者、调用者均受 Istio 管理,那 mTLS 就是最理想的认证方案。你只需要参考以下简单的 PeerAuthentication CRD配置,即可对某个Kubernetes 名称空间范围内所有的流量均启用 mTLS:

apiVersion: security.istio.io/v1beta1
kind: PeerAuthentication
metadata:
  name: authentication-mtls
  namespace: bookstore-servicemesh
spec:
  mtls:
    mode: STRICT

如果你的分布式系统还没有达到完全云原生的程度,其中仍存在部分不受 Istio 管理(即未注入 Sidecar)的服务端或者客户端(这是颇为常见的),你也可以将 mTLS 传输声明为“宽容模式”(Permissive Mode)。宽容模式的含义是受 Istio 管理的服务会允许同时接受纯文本和 mTLS 两种流量,纯文本流量仅用于与那些不受 Istio 管理的节点进行交互,你需要自行想办法解决纯文本流量的认证问题;而对于服务网格内部的流量,就可以使用 mTLS 认证。宽容模式为普通微服务向服务网格迁移提供了良好的灵活性,让运维人员能够逐个服务进行 mTLS 升级,原本没有启用 mTLS 的服务在启用 mTLS 时甚至可以不中断现存已建立的纯文本传输连接,完全不会被最终用户感知到。一旦所有服务都完成迁移,便可将整个系统设置为严格 TLS 模式,即上面代码中的mode: STRICT

在 Spring Cloud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里,因为没有基础设施的支持,一切认证工作就不得不在应用层面去实现。笔者选择的方案是借用OAtuh2 协议的客户端模式来进行认证,其大体思路有如下两步:

  • 每一个要调用服务的客户端都与认证服务器约定好一组只有自己知道的密钥(Client Secret),这个约定过程应该是由运维人员在线下自行完成,通过参数传给服务,而不是由开发人员在源码或配置文件中直接设定。笔者在演示工程的代码注释中专门强调了这点,以免有读者被示例代码中包含密钥的做法所误导。密钥就是客户端的身份证明,客户端调用服务时,会先使用该密钥向认证服务器申请到 JWT 令牌,然后通过令牌证明自己的身份,最后访问服务。如以下代码所示,它定义了五个客户端,其中四个是集群内部的微服务,均使用客户端模式,且注明了授权范围是SERVICE(授权范围在后面介绍授权中会用到),第一个是前端代码的微服务,使用密码模式,授权范围是BROWSER
/**
 * 客户端列表
 */
private static final List<Client> clients = Arrays.asList(
    new Client("bookstore_frontend", "bookstore_secret", new String[]{GrantType.PASSWORD, GrantType.REFRESH_TOKEN}, new String[]{Scope.BROWSER}),
    // 微服务一共有Security微服务、Account微服务、Warehouse微服务、Payment微服务四个客户端
    // 如果正式使用,这部分信息应该做成可以配置的,以便快速增加微服务的类型。clientSecret也不应该出现在源码中,应由外部配置传入
    new Client("account", "account_secret", new String[]{GrantType.CLIENT_CREDENTIALS}, new String[]{Scope.SERVICE}),
    new Client("warehouse", "warehouse_secret", new String[]{GrantType.CLIENT_CREDENTIALS}, new String[]{Scope.SERVICE}),
    new Client("payment", "payment_secret", new String[]{GrantType.CLIENT_CREDENTIALS}, new String[]{Scope.SERVICE}),
    new Client("security", "security_secret", new String[]{GrantType.CLIENT_CREDENTIALS}, new String[]{Scope.SERVICE})
);
  • 每一个对外提供服务的服务端,都扮演着 OAuth 2 中的资源服务器的角色,它们均声明为要求提供客户端模式的凭证,如以下代码所示。客户端要调用受保护的服务,就必须先出示能证明调用者身份的 JWT 令牌,否则就会遭到拒绝,这个操作本质上是授权,但是在授权过程中已实现了服务的身份认证。
public ClientCredentialsResourceDetails clientCredentialsResourceDetails() {
    return new ClientCredentialsResourceDetails();
}

由于每一个微服务都同时具有服务端和客户端两种身份,既消费其他服务,也提供服务供别人消费,所以这些代码在每个微服务中都应有包含(放在公共 infrastructure 工程里)。Spring Security 提供的过滤器会自动拦截请求、驱动认证、授权检查的执行,申请和验证 JWT 令牌等操作无论在开发期对程序员,还是运行期对用户都能做到相对透明。尽管如此,以上做法仍然是一种应用层面的、不加密传输的解决方案。前文提到在零信任网络中,面对可能的中间人攻击,TLS 是唯一可行的办法,言下之意是即使应用层的认证能一定程度上保护服务不被身份不明的客户端越权调用,但对传输过程中内容被监听、篡改、以及被攻击者在传输途中拿到 JWT 令牌后去再冒认调用者身份调用其他服务都是无法防御的。简而言之,这种方案不适用于零信任安全模型,只能在默认内网节点间具备信任关系的边界安全模型上才能良好工作。

用户认证

对于来自最终用户的请求认证,Istio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仍然能做到单纯依靠基础设施解决问题,整个认证过程无需应用程序参与(生成 JWT 令牌还是在应用中生成的,因为 Fenix's Bookstore 并没有使用独立的用户认证服务器,只有应用本身才拥有用户信息)。当来自最终用户的请求进入服务网格时,Istio 会自动根据配置中的JWKS(JSON Web Key Set)来验证令牌的合法性,如果令牌没有被篡改过且在有效期内,就信任 Payload 中的用户身份,并从令牌的 Iss 字段中获得 Principal。

关于 Iss、Principals 等概念,在架构安全性中都有介绍过,如果忘记了可以回看前文复习一下。JWKS 倒是之前从没有提到过的名词术语,它代表了一个密钥仓库。我们知道分布式系统中,JWT 应采用非对称的签名算法(RSA SHA256、ECDSA SHA256 等,默认的 HMAC SHA256 属于对称加密),认证服务器使用私钥对 Payload 进行签名,资源服务器使用公钥对签名进行验证。常与 JWT 配合使用的 JWK(JSON Web Key)就是一种存储密钥的纯文本格式,本质上和JKS(Java Key Storage)、P12(Predecessor of PKCS#12)、PEM(Privacy Enhanced Mail)这些常见的密钥格式在功能上并没有什么差别。JKWS 顾名思义就是一组 JWK 的集合,支持 JKWS 的系统,能通过 JWT 令牌 Header 中的 KID(Key ID)来自动匹配出应该使用哪个 JWK 来验证签名。

以下是 Istio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中的用户认证配置,其中jwks字段配的就是 JWKS 全文(实际生产中并不推荐这样做,应该使用jwksUri来配置一个 JWKS 地址,以方便密钥轮换),根据这里配置的密钥信息,Istio 就能够验证请求中附带的 JWT 是否合法。

apiVersion: security.istio.io/v1beta1
kind: RequestAuthentication
metadata:
  name: authentication-jwt-token
  namespace: bookstore-servicemesh
spec:
  jwtRules:
    - issuer: "icyfenix@gmail.com"
      # Envoy默认只认“Bearer”作为JWT前缀,之前其他地方用的都是小写,这里专门兼容一下
      fromHeaders:
        - name: Authorization
          prefix: "bearer "
      # 在rsa-key目录下放了用来生成这个JWKS的证书,最初是用java keytool生成的jks格式,一般转jwks都是用pkcs12或者pem格式,为方便使用也一起附带了
      jwks: |
        {
            "keys": [
                {
                    "e": "AQAB",
                    "kid": "bookstore-jwt-kid",
                    "kty": "RSA",
                    "n": "i-htQPOTvNMccJjOkCAzd3YlqBElURzkaeRLDoJYskyU59JdGO-p_q4JEH0DZOM2BbonGI4lIHFkiZLO4IBBZ5j2P7U6QYURt6-AyjS6RGw9v_wFdIRlyBI9D3EO7u8rCA4RktBLPavfEc5BwYX2Vb9wX6N63tV48cP1CoGU0GtIq9HTqbEQs5KVmme5n4XOuzxQ6B2AGaPBJgdq_K0ZWDkXiqPz6921X3oiNYPCQ22bvFxb4yFX8ZfbxeYc-1rN7PaUsK009qOx-qRenHpWgPVfagMbNYkm0TOHNOWXqukxE-soCDI_Nc--1khWCmQ9E2B82ap7IXsVBAnBIaV9WQ"
                }
            ]
        }
      forwardOriginalToken: true

Spring Cloud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就略微麻烦一些,它依然是采用 JWT 令牌作为用户身份凭证的载体,认证过程依然在 Spring Security 的过滤器里中自动完成,因讨论重点不在 Spring Security 的过滤器工作原理,所以详细过程就不展开了,主要路径是:过滤器 → 令牌服务 → 令牌实现。Spring Security 已经做好了认证所需的绝大部分的工作,真正要开发者去编写的代码是令牌的具体实现,即代码中名为RSA256PublicJWTAccessToken的实现类。它的作用是加载 Resource 目录下的公钥证书public.cert(实在是怕“抄作业不改名字”的行为,笔者再一次强调不要将密码、密钥、证书这类敏感信息打包到程序中,示例代码只是为了演示,实际生产应该由运维人员管理密钥),验证请求中的 JWT 令牌是否合法。

@Named
public class RSA256PublicJWTAccessToken extends JWTAccessToken {
    RSA256PublicJWTAccessToken(UserDetailsService userDetailsService) throws IOException {
        super(userDetailsService);
        Resource resource = new ClassPathResource("public.cert");
        String publicKey = new String(FileCopyUtils.copyToByteArray(resource.getInputStream()));
        setVerifierKey(publicKey);
    }
}

如果 JWT 令牌合法,Spring Security 的过滤器就会放行调用请求,并从令牌中提取出 Principals,放到自己的安全上下文中(即SecurityContextHolder.getContext())。开发实际项目时,你可以根据需要自行决定 Principals 的具体形式,既可以像 Istio 中那样直接从令牌中取出来,以字符串形式原样存放,节省一些数据库或者缓存的查询开销;也可以统一做些额外的转换处理,以方便后续业务使用,譬如将 Principals 转换自动为系统中用户对象。Fenix's Bookstore 转换操作是在 JWT 令牌的父类JWTAccessToken中完成的。可见尽管由应用自己来做请求验证会有一定的代码量和侵入性,但同时自由度确实也会更高一些。

为方便不同版本实现之间的对比,在 Istio 版本中保留了 Spring Security 自动从令牌转换 Principals 为用户对象的逻辑,因此必须在 YAML 中包含forwardOriginalToken: true的配置,告诉 Istio 验证完 JWT 令牌后不要丢弃掉请求中的 Authorization Header,原样转发给后面的服务处理。

授权

经过认证之后,合法的调用者就有了可信任的身份,此时就已经不再需要区分调用者到底是机器(服务)还是人类(最终用户)了,只根据其身份角色来进行权限访问控制,即我们常说的 RBAC。不过为了更便于理解,Fenix's Bookstore 提供的示例代码仍然沿用此前的思路,分别针对来自“服务”和“用户”的流量来控制权限和访问范围。

举个具体例子,如果我们准备把一部分微服务视为私有服务,限制它只接受来自集群内部其他服务的请求,另外一部分微服务视为公共服务,允许它可接受来自集群外部的最终用户发出的请求;又或者我们想要控制一部分服务只允许移动应用调用,另外一部分服务只允许浏览器调用。那一种可行的方案就是为不同的调用场景设立角色,进行授权控制(另一种常用的方案是做 BFF 网关)。

在 Istio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中,通过以下配置,限制了来自bookstore-servicemesh名空间的内部流量只允许访问accountsproductspaysettlements四个端点的 GET、POST、PUT、PATCH 方法,而对于来自istio-system名空间(Istio Ingress Gateway 所在的名空间)的外部流量就不作限制,直接放行。

apiVersion: security.istio.io/v1beta1
kind: AuthorizationPolicy
metadata:
  name: authorization-peer
  namespace: bookstore-servicemesh
spec:
  action: ALLOW
  rules:
    - from:
        - source:
            namespaces: ["bookstore-servicemesh"]
      to:
        - operation:
            paths:
              - /restful/accounts/*
              - /restful/products*
              - /restful/pay/*
              - /restful/settlements*
            methods: ["GET","POST","PUT","PATCH"]
    - from:
        - source:
            namespaces: ["istio-system"]

但对外部的请求(不来自bookstore-servicemesh名空间的流量),又进行了另外一层控制,如果请求中没有包含有效的登录信息,就限制不允许访问accountspaysettlements三个端点,如以下配置所示:

apiVersion: security.istio.io/v1beta1
kind: AuthorizationPolicy
metadata:
  name: authorization-request
  namespace: bookstore-servicemesh
spec:
  action: DENY
  rules:
    - from:
        - source:
            notRequestPrincipals: ["*"]
            notNamespaces: ["bookstore-servicemesh"]
      to:
        - operation:
            paths:
              - /restful/accounts/*
              - /restful/pay/*
              - /restful/settlements*

Istio 已经提供了比较完善的目标匹配工具,如上面配置中用到的源from、目标to,还有未用到的条件匹配when,以及其他如通配符、IP、端口、名空间、JWT 字段,等等。要说灵活和功能强大,肯定还是不可能跟在应用中由代码实现的授权相媲美,但对绝大多数场景已经够用了。在便捷性、安全性、无侵入、统一管理等方面,Istio 这种在基础设施上实现授权方案显然就要更具优势。

Spring Cloud 版本的 Fenix's Bookstore 中,授权控制自然还是使用 Spring Security、通过应用程序代码来实现的。常见的 Spring Security 授权方法有两种,一种是使用它的ExpressionUrlAuthorizationConfigurer,即类似如下编码所示的写法来进行集中配置,这与上面在 Istio 的 AuthorizationPolicy CRD 中写法在体验上是比较相似的,也是几乎所有 Spring Security 资料中都有介绍的最主流方式,适合对批量端点进行控制,不过在示例代码中并没有采用(没有什么特别理由,就是笔者的个人习惯而已)。

http.authorizeRequests()
	.antMatchers("/restful/accounts/**").hasScope(Scope.BROWSER)
	.antMatchers("/restful/pay/**").hasScope(Scope.SERVICE)

另一种写法,即示例代码中采用的方法,是通过 Spring 的全局方法级安全(Global Method Security)以及JSR 250@RolesAllowed注解来做授权控制。这种写法对代码的侵入性更强,要以注解的形式分散写到每个服务甚至是每个方法中,但好处是能以更方便的形式做出更加精细的控制效果。譬如要控制服务中某个方法只允许来自服务或者来自浏览器的调用,那直接在该方法上标注@PreAuthorize注解即可,还支持SpEL 表达式来做条件。表达式中用到的SERVICEBROWSER代表授权范围,就是在声明客户端列表时传入的,具体可参见开头声明客户端列表的代码清单。

/**
 * 根据用户名称获取用户详情
 */
@GET
@Path("/{username}")
@Cacheable(key = "#username")
@PreAuthorize("#oauth2.hasAnyScope('SERVICE','BROWSER')")
public Account getUser(@PathParam("username") String username) {
	return service.findAccountByUsername(username);
}

/**
 * 创建新的用户
 */
@POST
@CacheEvict(key = "#user.username")
@PreAuthorize("#oauth2.hasAnyScope('BROWSER')")
public Response createUser(@Valid @UniqueAccount Account user) {
	return CommonResponse.op(() -> service.createAccount(user));
}
Kudos to Star
总字数: 5,609 字  最后更新: 10/24/2021, 9:36:07 AM